翻译:凯凯

转载注明YOONAYACOM


6270eaf6gw1eio7t8o22vj20go09ejso.jpg


文字版



Q:当被告知会成为少女时代出道时是怎么想的?

A:现在的成员是在五年里一起训练过来的同伴。所以对于大家成为一个组合感到不可思议,也有了底气。当然也有就此分别,变成了偶尔会来打招呼的练习生朋友,但能跟这些朋友、姐姐们一起出道,真的很开心呢。


Q:有想过不再当少女时代吗?

A:身体状况不好的时候。我在日本二巡的时候,身心都非常虚弱,这样的话,看着你的人,会觉得是热情不够,没有精神。当时少女时代的行程非常繁重...虽然刚出道时更加繁忙,但在日本2巡时,我的身体真的非常虚弱。为了补回能量,我觉得只能是靠休息,但是怎样才能得到休息呢,明明我现在的行程是没法停下休息的状况,就这样一边思考着...一边试着跟经纪人闹闹别扭。要是没有了作为少女时代的行程,那么我会变得更健康,可以更加专注于每一个工作,想着明明可以这样。那时,是我第一次,稍微设想了下要是我不是少女时代的成员,会是什么样呢。


Q:和别的女孩子相比,会牺牲私生活和时间之类的很多东西。关于这点你怎么看?

A:既然决定做这份工作了,我想这是必须要忍受的,最初开始就是这样想的。像是自由,私生活、兴趣爱好啦还有休息时间减少是没有办法的事。但是,正因为选择了这样的工作,能让许多的观众看到了站在舞台上、出现在电视里的允儿。无论是谁是怎样的工作,努力的去做了,那份辛苦都是相同的,但我认为比起这些,我得到的更多。


Q:要是当初没成为少女时代的话,现在会做什么呢?

A:我也想知道(笑)。虽然原本就喜欢跳舞唱歌,但是没有到说着「我想成为艺人」,去追赶这个梦想的程度。所以,因为喜欢舞蹈和唱歌,有在大会上啦比赛上出场过,但并没有我必须要成为歌手的感觉呢。不过和朋友一起去参加了甄选,以那次甄选为契机,成为了练习生最后成为了少女时代的一员。没想过会到这一步。。。有想过想成为芭蕾舞演员。话虽这么说,没有为之付诸过努力。在考虑将来的时候,总觉得不知为何,要是已经决定了将来的职业,那么怀揣梦想的实际也会变短了不是吗。啊不过,到现在还喜欢的料理,虽然还没有很熟练,但只要有时间久会一样一样学着做。所以,要是没有成为少女时代的话,也许会去拿厨师证书,或是进料理学校,从事跟料理有关的工作吧。


Q:要是现在不再当少女时代了,会做什么?

A:相反的最近我很在意这点就去问成员这个问题。「姐姐,如果不当少女时代的成员,会做什么?」「要是不做这个了会做什么?」,会经常问这种问题,要是我的话,大概,会去更多的挑战演技吧。1个人继续当歌手的话,会有点害怕的感觉呢。演技当然也是如此,1个人的话会有压力,也会觉得害怕,我还做得不够好,自演戏开始就是1个人一路走来的,而歌手的话最初开始就9人一起,变1个人的话,总觉得很害怕(笑)。


Q:听到将在日本出道的时候是怎么想的?

A:听到要在日本出道的时候,觉得非常新鲜。所以还赶紧去学了日语。日本的各位是怎么看待我们的,我们能得到多少喜爱,对这些都充满了期待。


Q:10年后,已经不再是少女了,少女时代会变得如何?

A:我也将进入30代半了,成员之间经常会聊这个。10年后我们大家聚在一起的话,会是怎样的感觉。全员都结婚了之后聚在一起是怎样的感觉(笑)。全员都会带着孩子来吧,会想到这个。帕尼姐姐说要是孩子是女孩,绝对会让她穿着粉色的衣服来参加。秀英姐姐的话会对孩子说「明明是第1名了,你这成绩是怎么回事啊」类似的,生孩子的气吧,这样那样的,成员们有许多丰富的想象。当然了,会有继续这份工作的也会有放弃的,甚至是结婚带孩子的成员也会有吧,大家都不同。不过聊得深入些,也说到少女时代的9个人定期聚在一起的话就好了呢。这是一定想要实现的事情呢。


Q:至今为止拍摄的MV中,最喜欢的是哪首?

A:最喜欢「LOVE&GIRLS」。MV中和饭们一起做了像是快闪?一样的东西,非常新鲜,也很开心。拍的时候感觉不像是在拍MV呢。歌本身也很活泼,在夏天或是天气好的时候听心情会很好,充满能量。


Q:日本活动以来,印象最深刻的回忆是?

A:有非常多呢。首先是巡演吧。回忆都在脑海中闪现(笑)。成员们一起去富士急highland也很开心,也去泡过温泉。在日本的颁奖典礼也出席了很多,对此我也记忆犹新。我们来到日本后就有了宿舍,全员聚在一起,聊聊天,也吃了很多好吃的,类似的回忆有许许多多。来到日本后9人一起的时间也变多了,能聊许多不同话题的时间也变多了。


Q:日本和韩国歌坛的结构之类的有什么不同的吗?

A:生放送的音乐节目中,被舞台布景转换和摄像机运作惊到了。舞台布景是360度的,可以动也会变换,明明是生放送中,这个布景也能实时转换。摄像机能将每个人都好好的拍摄到位,staff们会在前面拼命的进行拍摄。在韩国的话,布景都是配合事前录制的。所以做好布景再弄掉,下个组合结束后再弄掉。这之间的差异真心相当震惊。


Q:成员们吵架的时候,是怎样和好的?

A:(笑)不会特意去和好。就自然的,和平常一样的聊天中就会和好了呢。真的是怎么说,小吵闹的话会说「对不住了」首先道歉,然后和好。比起大的争执,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吵的更多,一旦冷静下来理解了对方就能解决,或是一旦反省是自己不好,就又回到平时的相处模式了哟。


Q:和别人都没说过的,如今沉迷的东西是?

A:这还真是没和任何人说过。前几天被成员们发现了。想要学吉他呢。虽然还只上了2、3次课,想要利用空闲时间,但总觉得好像不行呢。有时会有1个人在家的时间,用这时间干些什么呢。那时就做做料理做做面包,不过要去采购不是很麻烦的事嘛(笑)。因此,想着还有什么能做呢的时候,就想到了吉他。吉他可以1个人一直练下去,老师教个几回,自己就能1个人练习了。现在才是刚刚开始弹吉他的阶段。真的是完全没有跟任何人讲过呢(笑)。


Q:有没有和别人都没说过的,奇怪的癖好?可以说说自己的还有成员们的。

A:恩,sunny姐姐吧。经常咬成员们,像是手肘,咬住往外拉,她特喜欢这么干。我的癖好还是去问其他成员这样会更清楚吧。我自己的话,不太了解呢(笑)。


Q:说的是呢。癖好的话自己本人是很难察觉的呢。

A:是的。不过,昨天孝渊姐姐的化妆包的拉链坏了,我就说让我试试,然后就一直拿在手里想要修好。之后孝渊姐姐就说我「这样好奇怪」。「为什么会一直摆弄?」。突然想起了这件事!不过,我啊,好像很喜欢修那些机械啦坏掉的东西,还有坏掉的小玩意儿之类的。因此,像是机械之类的,「这个坏掉了」「没的救了」的时候,许多周围的人就会跑来拜托我修理。在试着修好的时候,感觉像是有挑战精神不断涌现。


Q:有发现过其他成员的癖好吗?

A:帕尼姐姐的癖好大家是都知道的,只要看到是粉色的就想占为己有。真的是从很久之前就这样(笑)。


Q:没和任何人说过的话题,其实,有喜欢的日本艺人?

A:日本有许多帅气的可爱的艺人呢。我灰常喜欢木村拓哉,事实上有见过3、4次。即使现在也不变的那么帅气,开演唱会时也热情的招待我们,真的非常开心。少女时代在日本活动意味着,和SMAP桑呀还有很多其他艺人在同一平台活动。女子组合的话像是AKB48之类的。对在韩国看到的日本艺能界的我们来说,总觉得非常高兴,也有不可思议的感觉。不过,遇到的大家真的都非常了不起。


Q:如果,自己能够变成其他成员的话会变成谁?为什么?

A:只有1个人的话,有点难选呢。泰妍姐姐的vocal和(笑),秀英姐姐的腿部线条还有(笑),孝渊姐姐的舞蹈(笑),像这样综合起来的全部,每一样都想得到。再一次作为少女时代重生的话,想要有这些全部(笑)。


Q:好想法呢。顺便一提,秀英桑据说想要变成允儿桑。

A:真的吗?为什么?


Q:说是因为非常可爱。

A:什么嘛~(笑)。


Q:说是想要变成允儿桑这样的脸。

A:真的吗?


Q:就算是以女性的角度看也很可爱。

一天也好,想要变成允儿桑这样。

A:嘛。


Q:还说,允儿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呢。

A:我也是一样啦。想着秀英姐姐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腿是怎么想的。像是摄影的时候。看着自己的腿是怎么想的呢。还有用那样一双腿走路,会思考什么呢之类的。


Q:至今为止最开心的,最有价值的作品是什么?

A:是巡演吧。真的有许多的回忆。拍摄CM也很开心。作为其他国家CM的代言人,很高兴也很感激。


Q:如果要solo的话想做哪种音乐(工作)?

A:有点想做地下音乐(INDIES)。所以在学吉他的时候,也是边弹边唱自己喜欢的歌,听音乐时也是这样,虽然舞曲啦POP也有在听啦,但是更喜欢稍微安静点的,抒情歌还有中速歌曲,地下音乐也经常听。练习吉他的目标是,哪天可以自弹自唱一首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这样呢(笑)。不过,要真solo活动的话,肯定还是演戏吧。


Q:有没有现在想要见的人(艺人)?

A:想见成员们。随着时光流逝,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,像现在这样9人聚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,变成1个人了呢。因此,现在就一直想要见成员。9个人在一起,当然了,会有不爽的时候,也有很痛苦的时候,这些瞬间在以后都会很怀念吧。所以想要重视这些瞬间,好好珍惜,记在心里。


Q:有没有憧憬着那些有很棒作品的艺人?特别是有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?

A:很难选啊(笑)。这个问题好难呢。恩,我觉得...。想要拿这个人当样板,想要拿这个人当范本,这样的人好像没有呢。


Q:至今最讨厌的饭们的言语啦反应,还有态度是什么?

A:没有讨厌的来宾呢。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没有呢。


Q:相反的,看了至今为止你的作品的饭中,让你最高兴的话和反应是什么?

A:首先最让我开心的饭的反应是。。。演唱会时,在舞台上可以看到观众席上大家的脸。特别是唱抒情曲的时候,我也站着不动或是坐着,真的可以看到饭们的脸。因为没在跳没在跑,真的可以看得很清晰。那时,我就会拼命地盯着大家的脸看。唱歌时,会看是否有能把歌词都唱对的人,而这样的人真的有很多。

还有就是,唱抒情歌时,一定会有唱哭的人哟。看到这里,我的热情也会不断上涌,有时看到饭们这样我也会哭起来。认为绝不能哭的时候,会拼命的让自己的视线往不同的地方投射,这样唱着(笑)。演唱会上唱抒情歌时,总是会让我感动。

profile